热门游戏

皇子已大,筹备婚娶

时间:2010-12-5 17:23:32  作者:下载中心   来源:手机软件  查看:  评论:0
内容摘要:各位主子,筹备婚娶大家好!皇子已大这是皇已妃子坊的故事《幽宫》,每天13:45更新,筹备婚娶可在后台回复8或幽宫查看。皇子已大【简介】宋予烟入宫选秀,皇已一心想多生崽,筹备婚娶抢太子之位,皇子已大登上

各位主子,筹备婚娶大家好!皇子已大这是皇已妃子坊的故事《幽宫》,每天13:45更新,筹备婚娶可在后台回复8或幽宫查看。皇子已大

【简介】宋予烟入宫选秀,皇已一心想多生崽,筹备婚娶抢太子之位,皇子已大登上权利之巅,皇已她能做到吗?

错过前几集的筹备婚娶请点击:

接上集:

话音落下之后,秦王佑睿才卸下了紧张的皇子已大心情。

看着面前的皇已五皇兄笑了起来,也在内心中更坚定了要变得更优秀的筹备婚娶想法。

他要和五皇兄在万人之上的皇子已大顶峰相见,分个高下!皇已

第八十四集:

01

说完了正事,佑宣本想留七弟在东宫用午膳的。

毕竟像他这般光明磊落之人,在这深宫之中不多了,往后再见便是‘对手’,这顿饭可能是登基之前唯一一对二人能缓下心思好好坐下来的一次了,非常难得。

但秦王佑睿却摇了摇头。

“不必了五皇兄,母妃在启祥宫包了饺子,臣弟若是不回去便浪费了母妃的一片心意了。”

“五皇兄,恭贺新禧。”

留下了一句新春祝福之后,秦王佑睿便抬脚离开了东宫,他不想辜负满心满眼都是他的母妃。

今日之后五皇兄定会将此事告知皇后娘娘,其与母妃的关系定然会受到些许影响。

故而,秦王佑睿今日还有另一个任务。

那便是趁着消息被送去坤宁宫之前,将母妃亲手包的饺子送去坤宁宫一碗,这也是崔幼怡的想法,她毕竟与皇后娘娘这么多年的交情了,如今孩子们因为权势变成这样,她们也会改变,她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等往后佑睿和佑宣成为政敌,便什么都不一样了。

母妃嘉贵妃崔幼怡为了他的想法做出了牺牲,他也答应母妃对五皇兄做出了保证。

是目前能做到最好的局面了。

宫墙幽深,任何事情做了便再也没有回头路了,那便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做到最好。

也不枉此生生于皇家。

启祥宫送来了最后一盒饺子,宋予烟只吃了一个便不太舒服,还是肚子里的小家伙给闹得。

这些天她的胃口都很差,即便睿儿说了这是崔幼怡亲手调馅儿、和面包的饺子她也吃不下了。

而后便接到了佑宣送来的消息,往后坤宁宫与启祥宫便是要成为对立面了。

也难怪她今日总觉得崔幼怡有些欲言又止的模样,却还是什么都没说,这些事儿的确难以开口。

说起来,宋予烟还是蛮喜欢嘉贵妃的性格的,敢爱敢恨、性子直率,这些年没少在后宫之中帮她出言怒斥那些想要挑事儿的后妃,可是……

另一侧是她唯一的儿子。

也就说得通了,不过夺嫡这种事儿就算是情同姐妹,也会分道扬镳,等下一次她能和幼怡坐在一起喝茶,可能便得是佑宣登基之后了……

不过宋予烟的心头并没有任何不舍、难过。

毕竟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有些人会陪你很久,更多的则会在半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分道扬镳。

没有必要怨天尤人,我们能做的便是让自己变得更好,才不负从前付出的感情往后若有机会自会‘重逢’,若是没有缘分了,也就没有了。

整个正月里,宋予烟都格外轻松。

不必处理后宫诸事当真是让人身心愉悦,也更加深了她想晋级太后的想法。

儿媳常仪是个仔细认真的孩子,将来把后宫诸事交给她,宋予烟便可以在硕大的慈宁宫,领着茹茹和卿卿颐养天年了!

刚出了正月,宫里便迎来了一件大事。

太后沈千绵要出宫,去皇城外云隐寺旁的行宫内颐养天年了。

宫里对这件事倒没什么其他的看法了,毕竟这个消息是年前便确定了的,只需要昭庆帝敲定了日期,后宫所有妃嫔携带着皇嗣到宫门口送送皇奶奶。

昭庆帝也因此,削弱了许多心中对母后的怨气,母子关系也缓和了不少。

早些年,敦仁圣母皇太后沈千绵把持着后宫权势,为了沈家以及拉拢世家,做了不少惹恼昭庆帝的事情。

例如宠信抬举妖妃,将后宫搞得乌烟瘴气的长孙氏、沈氏都是借助了太后的权势。

太后沈千绵也对昭庆帝的朱砂痣萧贵妃萧姝儿格外不好,因为她是贫民孤女又喜欢独宠,太后没少对萧姝儿有偏见和轻视。

又例如,前些日子对太子佑宣东宫的安排,每一件事都昭庆帝没有办法拿出以前孝顺的心态看待母后。

但如今太后要出宫了,这些过往恩怨也就显得没那么重要了。

昭庆帝与宸皇后宋予烟坐在慈宁宫的软榻上,商议着太后出宫的具体日期。

“母后,去行宫要准备的物件儿,您可准备妥当了?”

说着,皇帝亲手剥了一个橘子,递给了太后。

让沈千绵的心中很不是滋味,可这一切都是她逃不掉的,毕竟皇家的情谊太难得了,皇帝掌握着至高无上的权势会变成如今这样也是必然的。

而家族要仰仗着她太后的权势,硬塞沈家女到佑宣的东宫里,亲弟弟沈万的要求,关系着沈家未来几十年的荣辱,沈千绵没有任何办法拒绝。

只能以出宫,放手所有权势为交换条件,换取宸皇后宋予烟的一个承诺。

沈千绵点了点头,说道:“皇后吩咐内务府安排的,自然不会有任何差错。”

“哀家瞧着这几日的天色都不错,格外晴朗,便尽快出发吧,过了一个年皇孙们闹腾,可把我这一身老骨头给折腾的格外乏累,也是时候好好歇息歇息了。”

见母后亲自开口这么说了,昭庆帝也就顺势答应了下来。

吩咐内务府于后日申时送太后出宫。

不过太后的心情却没有许多伤感,更多的还是释然。

自打她的儿子昭庆帝耶律玦登上帝位之后,她这位太后不知道替母家沈家做了多少事情,早就累了。

如今总算是能解脱了,何乐而不为?

反观沈家,却没有那么豁达了。

见太子佑宣的身子大好了,也没有再提起迎娶沈家女为侧妃的消息,沈家着急却又不敢说什么。

毕竟太子佑宣已经有了帝王之相,若是把他逼得急了,保不准儿会怎么调查沈家这棵参天大树呢。

这两日深夜,沈万都在府里急得团团转,沈家除了太后在后宫之中可就没有其他人了,而沈家儿郎在朝堂上也很一般,若是不想法子在皇子上寻个安稳,沈家之后就要落寞了!

沈万扬声呵斥道:“可真是我的好妹妹,留下这么个烂摊子便要出走去行宫了!她算是对咱们沈家再也不管不顾了?!”

“也罢!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咱们沈家支持的皇子也不一定只有太子佑宣一个!”

02

“陛下膝下皇子众多,夺嫡之路还只是刚刚开始罢了,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即便他是太子又如何?谁能确保将来坐在龙椅上的新帝一定是他?!”说着,沈万便连夜召集了沈家各个分支的决策人开家族会议。

除了要送进东宫的两个沈家女之外,还要再挑选一个貌美适龄的沈家女,送到嘉贵妃娘娘的秦王跟前儿联姻,不论是正妃还是侧妃,只要能嫁给秦王就行,

秦王再怎么说也是如今所有皇子之中,唯一一个封王,聪慧敏锐程度不下于太子的。

再加上嘉贵妃的位分不低,母家崔氏还是定安侯府格外强势,与不少老派朝臣、阁老都交好,自然有能力争一争那个位置。

秦王殿下年仅八岁还是幼儿又如何?皇室之争不分年龄。

次日申时,上书房和长乐宫到时辰放学了,太后沈千绵便在所有皇室宗亲的目送之下坐着明黄色的马车离开了皇宫。

一代太后就此远离权势中心,下次回宫便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沈家家主沈万也是个说做就做,绝不等待之人,毕竟这事儿可是关乎着沈家未来百年的兴盛发展,耽搁不得。

这厢决定好了要押注于秦王殿下,太后出宫的次日便找上了嘉贵妃崔幼怡的母家定安侯府。

宫里的事情,定安侯府夫人也知道。

日日都担心这生了病的女儿是否会因为这些事情吃不下饭,导致病情恶化。

瞧见沈家家主来访时,定安侯府夫人并没有意外。

随着皇子们渐渐长大,朝臣站队皇子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沈万喝了一口茶水后,开门见山的说道:“秦王殿下还未婚配,不知侯夫人觉着,我沈家女如何?”

“宫里的消息,咱们都心知肚明,沈家虽然不及如今的宋家权势高,但成为秦王殿下在朝堂之上的助力,好处自不必我多说什么。”

“应下这门亲事,对你我两家而言,是双赢,沈家需要送送女儿入宫,而秦王殿下需要朝堂上的力量。”

其实沈万这般自信也不是没由来,毕竟先前十几年甚至几十年,沈家都仰仗着当今太后,一家子风生水起。

不单单是朝堂之上的众臣,皇城与地方的官员也都有沈家的分支在。

当朝太后的母家是皇朝第一世家这个规矩,是所有世家大族都明白的潜规则,虽然如今宋府隐隐有了超越沈家的趋势,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沈家的威力仍不可小觑。

故而沈万这么说,定远侯府夫人没有反驳。

但一想到秦王佑睿那股子温柔的性子,她便开口道:“此事我答应没用,得宫里的娘娘和王爷点头才算。”

“再者,秦王殿下性子纯净,你少拿深宅大院里心思龌龊肮脏的庶女塞给秦王为妻妾,将来扰得他心神不宁。”

“饶是秦王殿下要选,也得是沈家嫡出的贵女才配得上。”

沈家之前想把沈万的嫡幺女沈灵嫁去东宫的消息,定远侯府是知道的,这事儿不是什么秘密。

侯夫人这么说就是让沈万做一个选择,适龄且貌美的嫡幺女沈灵就这么一个,要么嫁去东宫,要么嫁给秦王,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沈万见状沉思了良久。

最后还是咬牙答应了下来,说道:“只要秦王殿下愿与小女定下婚约,沈某自然愿意将唯一的嫡幺女嫁给秦王殿下。”

这一桩买卖可不亏。

沈灵若是按照之前的安排嫁去东宫,那便只是个侧妃,要被太子正妃常仪压一头的。

但嫁给秦王便不一样了。

按照沈家嫡女的身份,那便是正妃,秦王妃。

一旦秦王夺嫡成功便能做皇后的,再一个先前他给太子佑宣介绍时,沈家还有一个分支的庶女作为备选。

实在不行,等到时候东宫要人了,那个分支庶女也能送去东宫为沈家办事,也不耽搁什么。

在定安侯府说定之后,沈万才心情大好的回去了沈府,对沈灵是千叮咛万嘱咐。

“秦王的性子出了名儿的温柔似水,喜爱文学,初见时你便收一收性子,与他多聊聊文学方面的东西,培养一些好感。”

“事成之后,灵灵你便是高高在上的秦王妃了,整个秦王府都是你的。”

闻言,背对着沈万的沈家小姐沈灵没好气的哼了一声。

这娇蛮任性的个性也是必然的,谁让如今十岁的沈灵是五十多岁沈万的嫡幺女,算是老来得女的宝贝,自出生起便被沈万和沈夫人捧在在手心里长大,宠溺的不得了。

虽然名叫沈灵,但却一点也不灵动天真,没有半分小孩子的稚嫩。

性子格外刁蛮,在沈家后院里说一不二,人人都得敬着她,一个不如意便动手打丫鬟和家丁。

与温柔、喜好文学的秦王佑睿当真不是一类人,但既然父亲说要她装一装,那就假装温柔好了,反正她平日出门的时候也要收着脾气的,面对秦王时无非就是多说写他喜欢听的话罢了。

不过秦王佑睿如今还住在启祥宫内,不比太子可以每日出宫与未来的太子妃常仪见面闲聊。

饶是秦王佑睿心里有这个想法,与沈灵的见面也得等,等到五月初秦王生辰之日,才好出宫相见。

在此之前宫里倒是热闹了许多。

与母妃宁昭仪成为正儿八经的母子之后,二皇子的性子也开朗了许多,与母妃吕菲宁紧张了这么多年关系总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吕菲宁计算着程儿的年龄,过了年就虚岁十五,也该张罗着履行婚约的安排了,在吕菲宁心中当然是更喜欢何若柳一些的,最主要的还是性子以及全新心悦程儿的那颗心。

相比于定下婚约时二皇子佑程故意置气的选择。

这一次,二皇子佑程有母妃宁昭仪在身侧劝导,自然明白该如何选择才是最好的下半生,毕竟正妻不是儿戏。

03

皇嗣成婚的年纪约摸着都在十四、十五岁左右。

先前的楚艺是,如今的二皇子佑程亦然如此。

这一日的坤宁宫倒是热闹了许多,宁昭仪吕菲宁带着二皇子耶律佑程登门拜访,商议大婚之事。

宸皇后宋予烟毕竟是皇后,嫡母。

宫中所有皇嗣的大婚事宜都要由她点头,吩咐内务府准备才能开展的。

宁昭仪拉着儿子佑程的手,走进了坤宁宫内室之中。

“臣妾参见皇后娘娘。”

“儿臣佑程,见过母后。”

宋予烟如今看着菲宁和佑程,眼底满是笑意。

这么些年,菲宁总算是熬出头了,与佑程成为母子,便什么都值得了。

“快快起来,菲宁,佑程,今日过来所为何事?”

得了皇后娘娘的吩咐之后,吕菲宁和佑程才站起身来,一个坐在软榻右侧,一个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吕菲宁盈盈一笑,开口说道:“的确是有事。”

“这不过了年,程儿的年龄便是虚岁十五了,臣妾便想着张罗着他大婚的事情。”

“说起来,楚艺公主便是这个年龄大婚的,程儿也不小了,大婚的事情办完,臣妾心里也就没什么要操心的事情了。”

说着,吕菲宁转头看了儿子一眼,母子俩相视一笑。

宋予烟自然清楚,去年给几个皇子定下婚约的时候她还历历在目呢。

那次主要给二皇子佑程、四皇子佑辰以及太子佑宣定下了婚约,转眼之间便要履行婚约了,时间还真是过得飞快。

“本宫记着,当时程儿选了一个正妃一个侧妃,大婚是一块办还是分开?”

“只是侧妃若柳被分开的话,除了敬茶,便没有任何仪式了。”

玉门国正儿八经的大婚都是在黄昏举行的,新郎官再招待招待宾客,宴会结束后便是洞房花烛夜。

但若是侧妃便没有任何仪式可言了。

说起来也是宋予烟心里清楚何若柳与佑程之间的感情,这才想着问一问。

有小儿子佑瑾在,上书房里的什么消息都会传到宸皇后宋予烟耳中。

每日下学之后,佑瑾回来小嘴便不停事儿的给母后讲述今日他遇到的趣事。

上至哪个皇兄弟弟与闺女走的近了,下至上书房院子里的果树开花结果了等等等等。

宋予烟知道这是与孩子拉近关系的方式,每日都耐心仔细的聆听着,自然了解佑程的感情状况。

除了一个有感情的侧妃何若柳之外,还有一位出身名门的世家贵女褚青涟呢。

正妃才是大婚这件事情正儿八经的主角。

二皇子佑程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开口解释道。

“儿臣与母妃前来,也是为了这件事。”

“思量之下,还请母后下旨取消儿臣与褚小姐的婚约,立侧妃何氏为正妃,择日完婚便好。”

见状,坐在一旁的吕菲宁也开口说。

“荣妃娘娘与臣妾的想法一样,都希望程儿能够平安顺遂的度过余生,思来想去,正妃还是要二人两情相悦才算是最好。”

“程儿无心争抢什么,自然不必要与家大业大的褚小姐联姻了。”

一旁的二皇子佑程也点了点头:“说起来,定下婚约那日也是儿臣故意与母妃怄气,这才一气之下选定了未曾谋面的褚小姐。”

“退婚的一切赔偿与道歉都由儿臣承担。”

订婚那日,吕菲宁的本意是想让何若柳成为正妃。

但当时母子俩的关系正处在水火不容的阶段,一旁又有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秦瑟挑唆,激化二皇子心中的怒气。

这才选错了正妃的人选。

不过还好,二皇子不论是对母妃的感情上,还是对何若柳的情分上,都及时的迷途知返了,此时还不算晚。

“你还未成婚出宫单独开府,给褚小姐的补偿自然是本宫吩咐内务府为你准备,只是你的确该亲自登门到褚家一趟。”

“至于与若柳的婚期,那便是小事儿了,本宫吩咐礼部选定几个日期让你们二人挑选,定下之后便能开始筹备了。”

确认了二皇子即将成婚的消息之后,宋予烟的心头十分感慨。

“说起来本宫第一次见二皇子的时候他还是个刚学会走路的小孩子,如今便要成家了,菲宁,这是咱们入宫的第几个年头了?”

坐在一旁的吕菲宁大致算了算,开口回话道:“再有俩月便是十三年整了。”

拢共就这么大的深宫,不知不觉已经过去十三年了啊。

好在这么多年宋予烟是成功的,费了那么多心力才住进这坤宁宫之中,也不知道何日才能亲眼瞧着儿子佑宣坐上龙椅。

吕菲宁和二皇子又在坤宁宫聊了一会,二皇子便先行离去了,没有回去昭华宫休息,而是来到了长乐宫寻何若柳告知此事。

留吕菲宁在坤宁宫内等着礼部回话。

其实看日子是极快的。

成婚也没有什么过多的要求,只要日子没有什么禁忌,是吉日便可。

唯一的要求就是得避开帝后的生辰。

今年再特殊些,得避开皇后娘娘生产的月份--七月,毕竟这是昭庆帝亲自下旨的,七月份最重中之重的事情,便是皇后生产,旁的一概推迟调换。

“启禀皇后娘娘,宁昭仪,礼部派人递来文书了。”

“今年适宜皇子成婚的日子有两个,您请过目。”

春华打开了礼部的文书,恭恭敬敬的递给了宸皇后宋予烟过目查看。

宋予烟特意侧过身子,让吕菲宁也能看清楚信封上的字。

上面写着几个日子。

能选定的两个日子分别是五月十二以及十月初八。

剩余被划掉的月份有七月皇后生产,九月皇帝生辰再晚一些的年底则不适宜成婚了。

宋予烟将文书递给吕菲宁之后,开口问道:“菲宁,你是程儿的母妃,这日子还是由你还定较好。”

“你瞧着这两个日子哪个好些?”

吕菲宁看着短短八个字,沉思了良久。

“五月十二吧。”

“虽然有些赶,但十月毕竟是程儿生母莫锦的忌辰,两件事不好安排在一块。”

04

其实单纯的准备皇子成婚仪式并不耗费时间,三个多月的时间绰绰有余。

吕菲宁口中说的有些赶,是皇城中翻新筹备二皇子佑程的府邸。

就算皇室掌握着不少皇城的大宅院,不必重建。

单单是翻修也要耗费不少时间的。

宋予烟宽慰道:“府邸的事情菲宁你不必担心,早在陛下册封七皇子为秦王的时候,本宫便下令准备了。”

“五月份不赶。”

“倒是程儿出宫之后的封号,本宫今日会亲自到养心殿一趟对陛下提起这件事的。”

有皇子封王,再加上二皇子的年龄快要到了,宋予烟早些时候便提前吩咐了皇城府邸的翻修重建工程。

吕菲宁闻言便放心了。

连连道谢才离开了坤宁宫。

送走了吕菲宁之后,宋予烟便去往了养心殿,准备将这件事情告知昭庆帝。

她吩咐了礼部定日子,这件事情便一定会传入昭庆帝的耳中。

故而,这事儿得早点禀告。

“臣妾参见皇上。”

瞧见皇后烟儿过来,昭庆帝连手里的奏折都不看了,连忙起身拉着烟儿的手坐在软榻上。

“梓潼,快坐下让朕瞧瞧,这几日可让太医把脉看过了没有?”

宋予烟点了点头。

腹中还未出世的孩子能得到昭庆帝这么多宠爱自然是好事,固宠是一方面,为佑宣助力则是另一方面。

“陆院首日日都把脉看着呢,臣妾和孩子都好。”

“今日前来,是为了宁昭仪膝下的二皇子,今儿在臣妾的宫里定下了大婚的日子,是五月十二。”

“权衡之下还是觉得取消与正妃褚小姐的婚约,好好的与何氏过日子,只是成婚后出宫开府得陛下您赐个封号。”

闻言,昭庆帝心里倒是没有什么特殊的波动。

这些个儿子长成什么样儿都是母妃管教的,他并没有插手太多,故而感情也不算深厚。

这些事情说起来是一个父亲该管的,倒不如说是身为帝王的责任。

昭庆帝开口说:“这些事皇后你吩咐纯贤妃、姈淑妃她们与宁昭仪商定吧,毕竟是朕第一个大婚的儿子,自然不能草率了。”

“至于封号,便定为燕王吧。”

燕王封号虽然并不是特别重要的尊号,比起秦王要逊色几分。

但好歹也是皇子王爷,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尊荣,住在皇城之中人人都要敬着的存在。

也不必插手宫中事务,对二皇子而言便是最好的安排了。

也应下了莫锦和吕菲宁心中所想的平安顺遂。

宋予烟应下之后,二皇子佑程大婚的事宜便准备的差不多了。

接下来要等得,便是时间了。

在此期间,二皇子耶律佑程在宋予烟的建议下,带着皇室的补偿亲自登门去了一趟褚家。

到嘴边儿的燕王妃飞了,褚青涟心中是极为不满的。

若是换做旁人也就罢了,可为什么重新选定的燕王妃是何若柳那个小贱蹄子?!

指不定是她仗着早几年与二皇子熟悉的情分,在殿下耳边说什么话了呢!

尽管有补偿和道歉,但褚青涟还是觉得颜面尽失,往后在皇城的贵女圈子里也别想再抬起头了!

褚青涟看着面前已经被册封位燕王的二皇子,质问道:“不知我究竟做错了什么,竟然惹得殿下这般嫌弃,到了退婚的地步。”

“王爷可想过,这个消息传出去,我还怎么在皇城做人?”

燕王佑程抿了抿唇。

语气平淡的开口说道:“在深宫之中经历过许多事之后,本王只想过平淡真切的日子。”

“褚小姐的性子强势、在长乐宫中皇妹们都有所见闻,与本王的观念相差甚远,即便成婚也不会有好结果,便就此分开吧。”

“取消婚约之后,褚小姐可自行婚嫁,与本王再无瓜葛。”

在长乐宫内,褚青涟可没少故意找何若柳的麻烦,如今竟然成了被退婚的理由。

褚青涟怎么样也想不到,她心底里提前打压妾室的手段,会惹得那么多人看不惯。

说完之后,燕王佑程留下了与乔家一样的补偿,离开了褚家。

之前执拗着不愿意接受母妃的好意,错过了许多,如今不仅说开了,还安置好了婚事。

只等五月初大婚之后,日子便会像生母和母妃她们二人期望的那样了。

逍遥自在,平安顺遂。

摒弃了执念之后,燕王佑程与弟弟妹妹的关系也好了许多。

从前他一门心思都放在学习上,本身脑子便笨了些,要想学好便得付出比佑宣弟弟更多的努力,对弟弟妹妹的关系也少了许多。

也是因为燕王的心思有些一根筋,认准了什么便是什么。

如今看清了,也就好了。

日子过得飞快,在内务府和礼部的联合统筹之下,燕王的大婚总算是完善的准备妥当了。

一提起二皇兄的大婚,元蓁便高兴极了。

不仅可以休假一日,还可以陪着哥哥姐姐们出宫玩耍,参加婚宴凑热闹,是再好不过的喜事了!

因着何若柳双亲都为玉门国献身殒命了。

昭庆帝特赐成婚可由燕王领着迎亲队伍,绕着皇城主干道路一周,也算是将热闹和喜气分给玉门国的百姓们了。

佑宣带着弟弟妹妹们,换上了寻常百姓的衣服,守在道路两侧,抬眼瞧着满脸笑意的二皇兄。

这一幕多美好啊。

元蓁的注意力则还是放在了何若柳的嫁衣上。

因着何家落寞,嫁衣的赶制工作便还是落在了内务府的头上,虽然比起楚艺公主的要逊色几分,但还是绝美的。

让小元蓁抻着脖子去看。

“哥哥,若柳姐姐的嫁衣可真好看,阿蓁什么时候才能有一件啊?”

听了这番话之后,阿史那海山的心中突然有了一些想法。

既然公主殿下喜欢这些首饰、宝石,那他便能在这方面下点功夫做一套裙子出来。

虽然裙子制成之后有没有机会送给公主殿下还是两说,但好歹是一份心意。

无论会被公主殿下穿着还是一辈子都挂在屋子里的衣架上,都无所谓了。

佑宣则没好气的摇了摇头,说道:“你还早着呢,这是嫁衣,得出嫁时才能穿着,小丫头这么着急嫁人?”

闻言,元蓁嘿嘿一笑。

她倒不是着急嫁人,只是单纯的喜欢漂亮的嫁衣而已啦。

第 八十四集完

未完待续

妃姐ps:孩子们是真的大了

各位主子,请将妃子坊标星,多点赞!

copyright © 2024 powered by 窑炉游戏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