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故事

孪生兄妹,同天婚期

时间:2010-12-5 17:23:32  作者:最新推荐   来源:手机软件  查看:  评论:0
内容摘要:各位主子,大家好!孪生兄妹这是孪生兄妹妃子坊的故事《幽宫》,每天13:45更新,同天婚期可在后台回复8或幽宫查看。孪生兄妹【简介】宋予烟入宫选秀,孪生兄妹一心想多生崽,同天婚期抢太子之位,孪生兄妹登上

住过坤宁宫的同天婚期皇后_淑妃娘娘是住在坤宁宫的吗_淑妃住在什么宫

各位主子,大家好!孪生兄妹这是孪生兄妹妃子坊的故事《幽宫》,每天13:45更新,同天婚期可在后台回复8或幽宫查看。孪生兄妹

【简介】宋予烟入宫选秀,孪生兄妹一心想多生崽,同天婚期抢太子之位,孪生兄妹登上权利之巅,孪生兄妹她能做到吗?

错过前几集的同天婚期请点击:

接上集:

如今又问了一遍,也是孪生兄妹最后一遍。

他或许真的孪生兄妹等不了了。

等下次昭庆帝开口让他成婚,同天婚期他便不能再以任何理由拖延,孪生兄妹必须得随便找一个女子蹉跎后半生了。孪生兄妹

第八十八集:

01

听到这个熟悉的问题之后,元蓁的脑海之中第一时间浮现的还是两年之前的回答。

说到底还是因为,家人和爱人是不一样的存在。

可经过了刚才,元蓁亲眼看到有别的女子想要嫁给海山为妻,似乎明白了什么。

“爱是对母后她们,阿蓁可以付出所有~”

在听到这句话的开头时,海山的心头有些酸涩,可紧接着,元蓁又歪着头有些不解的接着说。

“可海山,我好像明白,爱不仅仅是付出,还有自私的意味了?”

“为什么呢?母后生瑾儿弟弟和娇娇妹妹的时候,我都没有这种感觉,只觉得多了个血脉相连的亲人。”

“可为什么我在听到江小姐对你说的那些话之后,心里会出现那么那么自私的想法呢?想把你独占,只做我一个人的好朋友,或许……不是好朋友。”

方才还心如死灰的海山突然就死灰复燃了。

他原以为元蓁公主还是不知道爱一个毫不相干的人是什么意义,如今看来,她明白了,也……吃醋了。

海山盼了这么久,终于等来了公主回应的爱意。

“这么说,公主殿下是明白我的心意,与我心心相印了吗?”

海山的语气和情绪都有些激动,可饶是如此,元蓁都已经这么说明了,他还是不敢主动上前靠近一些,更别提拥抱了。

他整个人就像他的皮肤一样,是人世间的一滩烂泥。

而元蓁公主是圣洁的月亮、神女,他怎么能用‘肮脏’的手去玷污呢?

说到这儿,元蓁才想起来,海山不做朋友能做什么了。

驸马啊!

就像楚艺皇姐和珍贞皇姐一样,成婚之后,两个人便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虽然元蓁的母后宋予烟没有在昭庆帝那里得到足够的夫妻情谊和爱意,但元蓁在旁人身上也见识到了。

前有良安兄对楚艺皇姐那热烈炙热的爱意,后有行书兄对珍贞皇姐那温柔似水的陪伴。

她与海山若是能如此,便更好了。

说起来,元蓁和佑宣的年龄一样都十七岁了,是时候成婚嫁人了。

先前是因为宋予烟实在舍不得十四五岁的女儿出嫁为人母,也想多一些时间挑选能真心实意待元蓁好的男子。

这才在昭庆帝面前寻了各种理由拖着。

往后便不用拖着了。

元蓁稍稍上前了半步,看着海山那双独一无二的漂亮眼睛询问,“海山啊,你可愿做我的驸马?”

阿史那海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还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愿意,能成为公主殿下的驸马,我荣幸至极。”

透过海山那双熠熠生辉的眼睛,元蓁能看到他的内心之中在雀跃、欢喜,早就点了一万次头了,说了一千遍我愿意了。

“这事儿我今日会告诉皇兄和父皇的,只是外祖母方才过世,海山,你能不能再等我一年?”

先前元蓁和佑宣哥哥就商议好的。

都再推迟一年大婚的计划,名义上不说,但也是为外祖母守孝了。

“一切都听公主的安排。”

区区一年对海山而言真的不算什么,先前等了元蓁公主五年多了,就算是再等等又何妨?

能先定下婚约,等着迎娶元蓁公主已经是他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了。

元蓁伸手,握着海山的大手掌,摸索着掌心上的茧子,噘嘴故意赌气道:“那你便回话给江小姐,说你是本公主的人了,叫她打消了那份心思。”

“你只能是本公主的人。”

海山点了点头:“好。”

这件事不必元蓁提醒,海山也会回绝的。

毕竟他是元蓁公主殿下最忠诚的臣子,绝不背叛。

与海山分开之后,元蓁一下午的心情都比前几日要好得多了。

过了申时一放学,便立刻跑去东宫将这件事情告诉了哥哥佑宣,拉着哥哥一同去坤宁宫请了母后,母子三人一同去了养心殿。

都坐在养心殿内的软榻上了,宋予烟还不知道女儿今日这葫芦里买的是什么药呢。

昭庆帝放下了手中正在作画的毛笔,抬头询问:“阿蓁,你今日将你母后和皇兄都带到父皇这儿,所为何事?”

佑宣是已经知道了的,眉眼带着笑意看着元蓁。

他的这个古灵精怪,颇为可爱的妹妹终究还是要嫁人了。

元蓁看了看母后,又看了看父皇,脸上挂着害羞的红晕,双手搅在一起小声说。

“父皇、母后,儿臣想成婚嫁人了。”

此话一出,宋予烟唰的一下站起身来,行至元蓁身侧,带着笑意的开口问道:“阿蓁心里可是有了中意的男子?是哪家的公子哥儿?”

宋予烟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元蓁一直都在宫里,只有可能认识上书房学习的公子哥儿们。

旁的寻常百姓很少有机会见到。

不过四公主珍贞的驸马张行书倒是个例外,是珍贞陪着佑宣弟弟出宫的时候遇见的。

昭庆帝也急忙走过来,拉着女儿的手等一个回答。

经历过之前傅修景的事情之后他也担心元蓁被负心汉辜负,故而才会准了烟儿多留元蓁几年的说法。

如今听到女儿说有了心仪的人,想成婚家人了。

心里简直太不是滋味了!再怎么说小阿蓁也是昭庆帝自幼看着长大,很疼爱的公主了啊!

这就跟,精心养育了十几年的花儿,终于开花了,却被人连盆端走了一样,心中五味杂陈。

元蓁也没打算隐瞒什么,直接开口利落的说明,“启禀父皇,母后,儿臣心仪的男子是海山,说起来他与儿臣是两情相悦呢。”

“就是从西域来的那个海山。”

听到这个名字之后,宋予烟的心头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海山这孩子她是知道的,这些年一直是阿蓁口中最好的朋友,对待阿蓁格外细心认真。

海山想隐藏的感情,在宸元皇后宋予烟眼中,被看的一清二楚。

他足够爱元蓁,能成为元蓁的驸马,倒是能最大程度上规避傅修景事件的发生。

包括身为一胎出生的亲哥哥佑宣,也观察了这些年海山的表现,对其格外满意。

昭庆帝仔细思索了一番,“阿史那海山,被送来皇城为质子,便算是西域王朝的弃子了,与阿蓁相配会不会不够格?”

佑宣见状,连忙上前帮着妹妹解释。

“父皇,依儿臣所见,海山表面上毕竟还是西域的王子,成为阿蓁的驸马是可以的。”

“身份嘛,阿蓁和娇娇是父皇和母后的女儿,这世间最尊贵的女子,没人比得上。”

“只要阿蓁和他两情相悦,便是最重要的了。”

02

佑宣说完之后,宸元皇后宋予烟也点了点头。

的确,在这三妻四妾的古代王朝之中,女儿能寻个两情相悦的男子,一生一世一双人,幸福的生活便是最好的了。

昭庆帝见佑宣和烟儿都格外满意元蓁的心上人,这才没再多问些什么。

也罢,就算他更看重家世出身,可世家大族的公子哥儿元蓁也不喜欢,也不一定能一心一意的对待元蓁。

“好吧好吧,女大不中留这句话朕总算是感受到了,便如了阿蓁你的心意。”

“只是这赐婚圣旨颁发之后,你想什么时候大婚?”

毕竟元蓁已经十七岁了,是大姑娘,早就该成婚了。

故而只要是她想好的日子,没什么说法冲突昭庆帝便能立刻给她办了。

元蓁还记着先前她和哥哥一同决定的事情呢,想再等等,哪怕是等到明年大年初一成婚也是好的。

便往佑宣哥哥的身边蹭了蹭,小声的说:“佑宣哥哥是太子还未成婚呢,阿蓁身为妹妹不着急~”

“父皇还是先和母后一同安置内务府,准备佑宣哥哥和常仪嫂嫂的大婚吧,那才是咱们玉门国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吧?”

闻言,佑宣无奈的笑了笑。

元蓁的这番话倒是‘懂事’,但是却将父皇‘催婚’的目光转移到了他身上。

这小丫头。

一提起太子佑宣和常府嫡小姐的婚事,昭庆帝便拉着烟儿的手,打算认认真真的谈一谈这个事情。

先前烟儿是说,常仪的年岁还太小了,便让佑宣再等一年,如今总该够了。

太子迟迟不成婚,嫡系皇孙便没有,昭庆帝的心里也空落落的。

燕王的儿子耶律逍都快四岁了,宣儿这连大婚都没办呢。

“梓潼,宣儿是你与朕的太子,大婚之事的确是眼下最重要的国事,你得吩咐内务府好好准备。”

“再让礼部就今年和明年选一个顶好的日子,早些办了也好让朕和你见到嫡孙不是?”

三月的时候,宋府出了那件事,昭庆帝知道烟儿的心里一定很难过,便没提佑宣的婚事。

如今过去了,也就该正常安排了。

宋予烟点了点头,“好,这事儿臣妾一会儿就去落实,免得再耽搁。”

“宣儿既然是太子,大婚自然要办的彰显我朝实力的,陛下您就放心吧,臣妾会吩咐内务府好好准备的。”

“嗯。”

说定了佑宣的婚事之后,昭庆帝的心情才算是舒畅了一些。

脸上带着笑意,嘴里哼着小曲儿走到书桌跟前儿,亲手给女儿阿蓁写了赐婚的圣旨。

宋予烟母子三人才算是各自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养心殿。

尤其是元蓁,走路的时候蹦蹦跶跶的,惹得头发上的铃铛发簪发出清脆的响声。

宋予烟抬眼一瞧,先前没见过元蓁有这种样式的首饰。

估摸着又是海山那孩子送给她的礼物。

海山能对元蓁这般上心,还是王朝质子往后余生都会住在皇城之中,不必让元蓁远嫁,综合来看,她这个做母后的也就能放心了。

宋予烟抬手捏了捏元蓁的小耳垂,满意的笑着说:“得了赐婚的旨意,你心里便算是乐开花儿了吧?回去好好收着,母后和哥哥还有事要去内务府一趟,便不带着你一同了。”

元蓁‘嗯’了一声之后,便拿着赐婚圣旨往长乐宫的方向回了。

等明日她要拿着这个宝贝给海山瞧瞧。

往后他就真的只能是她一个人的了!

目送着妹妹离开之后,佑宣便与母后一同转身,往内务府的方向走去,同时还吩咐了身侧的齐向明去宫外请礼部尚书大人一同前去商议大婚之事。

这事儿既然是昭庆帝提出的,那就必须给出方案。

但是……

佑宣在母后身侧,小声的说:“母后,今年已经到了四月中旬,年底又不好举办大婚,半年的时间附属王朝使臣却抵达不了。”

“儿臣的想法是,等明年初春举办大婚,也不算晚太多,您觉得呢?”

玉门国太子的大婚毕竟比不上新帝登基那般重要,不需要邻国使臣前来。

但帝国周边的附属王朝还是要派遣王室成员与使臣团队前来祝贺的。

这几个方面佑宣倒是都考虑周全了。

当然,也算是他拖延大婚一年时间的一些方式。

常仪也知道,在长乐宫的学习六艺的时候,她日日都能见到阿蓁,每日放学之后还会在东宫坐一段时间。

宋府的事儿和佑宣心里的想法,她是清楚的。

宋予烟和佑宣母子俩走到内务府的时候,礼部尚书已经坐在椅子上喘粗气了。

太子爷的吩咐他必然是立刻遵守的。

“微臣、奴才叩见皇后娘娘、太子殿下。”

礼部尚书和内务府总管江公公一同跪在地上,迎接着宋予烟和佑宣的到来。

坐在上座的椅子上之后,宋予烟便没说什么有的没的,直接开门见山的吩咐。

“陛下说佑宣是太子,年岁也到了,大婚这件事便该开始着手准备了。”

“礼部尚书,今明两年可有什么顶好的日子,可用于太子大婚。”

礼部尚书主要负责的就是挑选吉日、准备各项礼仪、祭祀等等,故而对这方面格外清楚。

每年有什么好日子是早早便清算好的。

“回皇后娘娘的话,今年的日子算的清楚,其中顶顶好的日子有五月中、九月初和十一月末。”

“明年尚早,能确定的日子只有二月十八。”

得了礼部尚书的话之后,宋予烟和佑宣心里最满意的日子当然就是明年二月十八了。

但这番话不能由他们母子俩说。

得从内务府江总管的嘴里说出来,才是好的,让昭庆帝没有任何意见的话。

佑宣抬眼看着江总管,询问:“江公公,本太子的大婚父皇说要大办,内务府估摸着要准备多长时间?”

江公公有些为难,太子爷这就是摆明了让他挑选日子啊。

远近分布长达一年之久,他哪儿知道太子爷心里想要的日子是哪一个呦。

“准备倒是不麻烦,就是太子妃的婚服得是重工缝制,再加上元蓁公主也得了赐婚,绣娘便有些分散。”

“依奴才看,最快最稳妥的日子便是十一月末了。”

没有得到满意的答案,佑宣放在椅子扶手上的手掌微微抬了抬,五根手指来回敲打着 。

饶是太子爷什么都没回答,江公公也明白了。

不行,还是太早,他得自己想一个理由把这大婚的日子再往后顺延!

“不对,奴才迷糊了!”

“这还有三个王朝的使臣们抵达的日子要计算呢,山高水远的,今年便不大行了,得用明年二月的好日子。”

“皇后娘娘,太子爷,您觉得如何?”

03

听到满意的回答之后,宋予烟和佑宣两人才笑着点了点头。

“本宫便知道,江公公统领内务府多年,是最清楚这些流程的。”

“既然内务府已经清算了日子,礼部便递交奏折,按照明年二月开始准备太子佑宣的大婚吧,尚书大人?”

宸元皇后的话便就是太子佑宣的意思,礼部尚书如何敢说一个不字?

要知道先前辅国公便是在礼部尚书这个位置上的,如今整个礼部不说多,最起码得有一半都是宋老太爷这一派的官员。

便就是太子爷手底下的‘兵’。

太子爷的事儿他们自然的尽最大的能力去办的最好了。

“自然,那便按照明年二月十八来筹备吧,微臣明儿便上奏陛下,请太子殿下放心。”

在内务府商定了太子佑宣大婚的具体日子之后,玉门国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才总算是踏出了第一步。

这边儿内务府开始给太子妃常仪和元蓁公主准备嫁衣了。

那边儿在皇宫外常府内的常仪以及在长乐宫中的元蓁便接到了消息。

本来元蓁今儿忙活了这么多事情,早早的用了晚膳之后就想休息睡觉了,明儿她还想起个大早去上书房门口寻海山,把这个好消息亲口告诉他呢。

可一听到贴身宫女说了内务府开始给她缝制嫁衣里。

是不困也不累了,腾地一声从床榻上站起身来,着急忙慌的穿好了外衫就要出长乐宫。

先前她趴在内务府绣娘的桌子上,眼巴巴的看着楚艺皇姐和珍贞皇姐她们二人的嫁衣一点一点缝制完成,心里羡慕极了。

如今终于轮到她了,她必须得去监工啊!

要论起来,今年玉门国国库要支出的大项是近几年最多的。

年前有四公主珍贞大婚、修建公主府。

之后又得准备太子佑宣和元蓁公主的大婚,二者的身份格外尊贵,大婚必然是要大办的。

而今年六公主耶律卉姿也满十五岁了,到了成婚的年纪,便得带着嫁妆和大批人马、使臣团队去往牧朝与八皇子牧华兴和亲。

每一个都是要彰显玉门国国力的,省不得。

故而这段时间就算有柳卿卿和李茹帮衬着宋予烟一同安排六宫诸事,宋予烟还是觉得累。

抬头看着皇宫深墙外的天空,宋予烟只想在内心长叹一声。

她的好儿媳常仪什么时候才能统领后宫,让她彻底放手摆烂啊!

与佑宣分开,宋予烟回到坤宁宫之后也没闲着。

柳卿卿、李茹和顾时萱就在坤宁宫主殿内等着她呢,一回来便要接着商谈卉姿出发去牧朝和亲的准备。

牧朝的聘礼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宋予烟她们便得提前拟定好卉姿的嫁妆,再由昭庆帝过目添置一些东西后,便能选个日子出发了。

一去便是后半生。

“时萱,你倒是想得明白通透,若是这事儿放在珍贞身上,我指不定要多伤心难过呢。”

李茹在心里大致想了想。

如果珍贞是这次和亲的公主……

她接受不了。

顾时萱喝了一口茶水之后,笑着摇了摇头。

“不想明白些心里闷的还是自己,卉姿的命运定下之后便不可更改,臣妾出了接受别无他法。”

这几年顾时萱一直把沈佩香的女儿六公主卉姿带在身边抚养。

但可能是因为性格的原因。

再一个六公主去顾时萱宫里的时候已经很大了,两人陌生的很。

六公主自幼便不受生母沈佩香的待见,被轻视责备,养成了处处小心翼翼不敢声张的性子。

顾时萱是不喜欢的,可这孩子终究是她膝下的。

平日里除了尽到一些抚养的责任之外,并没有和卉姿生出过于深厚的感情。

如今顶多算是关系不错的朋友。

与宁妃吕菲宁、二皇子,还有楚晚、七公主琳嫣是完全不一样的。

故而,说实话,卉姿远嫁和亲她心里没什么寻死觅活的难过,只有一些小失落罢了。

“让你们久等了,方才去定下了元蓁和佑宣的婚事,聊的怎么样了?”

宋予烟推门走进了主殿中。

顾时萱便立刻起身行了个礼,回话:“启禀皇后娘娘,给卉姿要带去牧朝的嫁妆都已经商议好了。”

“金银玉器、珍宝佛像、云锦布料等等,该有的都准备上了。”

“纯贤妃娘娘和姈淑妃娘娘不愧是协理六宫多年的人,办的十分妥当。”

见状,宋予烟便点了点头。

她便知道,这件事儿交给卿卿和茹茹来做是没问题的。

况且玉门国之前也有公主去大国和亲的先例,有史书记载,卿卿和茹茹只要照葫芦画瓢就行!

其他更加珍贵的东西,就需要昭庆帝开口添置,与后宫无关。

顾时萱、柳卿卿和宋予烟三个人站在一起再看一遍嫁妆清单有没有纰漏。

唯有李茹一人坐在软榻上百思不得其解。

“佑宣的婚事我倒是知道,太子妃定下的便是常府的嫡小姐嘛,可元蓁怎么这么突然?”

“驸马选了谁啊?”

宋予烟一边看着手里的清单,一边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西域送来的质子,阿史那海山啊,茹茹你先前见过的,大高个儿皮肤黑黑的,可喜欢阿蓁了。”

“哦~~~~”

李茹当然知道阿史那海山是谁。

就算她没去过上书房,也从小阿蓁口中听过无数遍这个名字了。

尤其是当年那条月神裙子,可是在宫中掀起了不小的轰动。

尤其是穿在阿蓁身上的时候,透过阿蓁雪白的皮肤,把整个人衬的更美了,不可方物。

阿蓁也穿着月神裙子出宫过,甚至瞬间成为皇城世家小姐争相模仿的衣服。

让元蓁公主在百姓们心中的知名度提高了许多,还得了个‘神女’的名号呢。

李茹喃喃自语道:“咱们的小阿蓁转眼也要嫁人了,时间过得可真快啊,烟儿。”

04

佑宣大婚定下的日子,的确按照礼部尚书的话,次日一大早便写成奏折禀明昭庆帝。

但元蓁的大婚,若是要等在佑宣之后,便就没个准日子了。

毕竟如今礼部和内务府的中心都在准备太子佑宣的大婚仪式之上,很难分心、分出人手准备其他的。

况且元蓁公主也是皇上和皇后娘娘的嫡公主,身份格外尊贵。

大婚的仪式定然不能差的,这里里外外要筹备的东西可不少。

看着手里的奏折,昭庆帝微微蹙起了眉头。

他怎么能不急?阿蓁今年都已经十七岁了,若是等到明年佑宣成婚之后还要再等个一年半载的筹备,那不就是二十岁的老姑娘了?

哪哪儿行?!

他好好的阿蓁,可不能被人说半句不是。

“礼部尚书,二月十八福缘殿也说是个顶好的日子。”

“按朕的心意,便让元蓁公主与太子佑宣一同成婚吧,毕竟他们兄妹俩是同时出生的龙凤胎,意义非凡。”

“众爱卿觉得呢?”

龙凤胎这个出身由昭庆帝提出来之后,大臣们才恍然大悟,连连称赞昭庆帝这个想法很好。

也是,佑宣和元蓁这一对儿龙凤胎不仅仅是昭庆帝膝下儿女的独一份儿。

更是玉门国这么多年以来都格外罕见的福分。

打娘胎里便是在一块的,如今成婚也在一块,对玉门国而言也是举国同庆的大好事嘛。

“皇上圣明!”

“微臣以为,此法子乃是最佳。”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没有大臣有反对的意见,佑宣和元蓁的大婚便这么定下了。

日子为明年的二月十八,在皇宫保和殿举办大婚仪式,宴请百官、皇室宗亲、与附属王朝使臣们。

筹备大婚的期间,宋予烟倒是没再觉得累了。

毕竟这是给她的儿子和女儿准备的,每一样都得亲自过目确保没有任何问题之后,才能安心的。

在外游历人间,享受山水的常仪父母也接到圣旨,早早的赶了回来。

九个月的准备时间转瞬即逝。

六公主卉姿也带着嫁妆踏上了前往牧朝和亲的道路。

过了昭庆二十年的正月之后,整个皇宫都被装点的格外喜庆,尤其是保和殿。

即便说是被重新翻修了一遍也不为过。

在此期间,佑宣和海山他们俩还共同决定,拿出铺子的一部分收入,等大婚那一日,在皇城主干街道摆一百桌……不,摆三百桌喜宴,宴请百姓们沾喜气儿。

佑宣的铺子自然是不必说的。

宋记糕点铺子、酒楼、茶馆等等,这些年经过他的扩张经营,铺子遍布皇城,生意还都特别好。

而海山的银钱则是源自于元蓁的首饰、成衣铺子。

每次他给元蓁公主准备的首饰、衣服礼物,都会隔一段时间之后上架铺子售卖,深受皇城世家小姐和贵妇人的喜爱和追捧。

让海山得了不少分成,虽然如今海山的身家比不上小富婆元蓁公主,但也是相当富裕的了。

毕竟海山来自西域,对宝石的运用炉火纯青。

在设计首饰、衣裙上的天赋与元蓁公主倒是不相上下。

若非是主干街道摆更多宴席会导致人流量过大,导致格外拥挤,海山甚至觉得三百桌完全不够呢。

他能有幸迎娶他心目之中的神女公主。

就算是让他自掏腰包,宴请整个皇城所有百姓参加婚宴吃席,他都是愿意的!

哦对,如今便不能唤作是元蓁公主了。

即将大婚嫁人,宋予烟与佑宣一同去养心殿,找昭庆帝给元蓁讨要了一个封号,为的就是让两个女儿一样。

昭庆帝思来想去,将元蓁封为玉舒公主,赐公主府。

日子来到了二月十七日夜。

虽说身边伺候的丫鬟都说,让先一步住进公主府的元蓁公主早些休息。

明儿一大早得起身更衣打扮等着吉时,随驸马爷、太子爷太子妃他们一同入宫成婚呢。

可元蓁就是睡不着,翻来覆去的。

心里有许多窃喜的滋味,也有紧张也不知所谓。

“春樱,本公主就是睡不着该怎么办啊?成婚的前一夜都是这样吗?不知道常仪嫂嫂睡了没。”

春樱是自幼在元蓁身边伺候的大宫女的名字。

与元娇公主身边大宫女的名字是一对的,本来定下的是春花秋月,但春花二字毕竟与母后身边的春华嬷嬷太像了,元蓁便做主给她改成了春樱。

但春樱哪里知道这些啊。

她自幼便在宫里伺候,年龄与元蓁公主大不了多少,没成婚嫁过人,什么都不懂。

“玉舒公主,奴婢也不懂啊,可能都是这样吧。”

“但您真的要休息了,明儿一整天您都要忙着呢,奴婢瞧着内务府给您准备的凤冠很重呢。”

“今夜若是睡不好,明儿可就要受累了。”

春樱提起凤冠的时候,元蓁的嘴角都是带着笑意的。

那凤冠可是母后亲自吩咐内务府准备的,与她当年封后大典时所戴的相差无几,是玉舒公主独一份儿的恩宠。

格外奢华,也就代表着格外沉重。

“好,那春樱你可得在门口守着本公主,明儿一早便唤我起身更衣。”

春樱点了点头,“好,公主殿下您就安心睡吧,奴婢会在门口守着您的。”

说完,春樱便退出了内室。

元蓁又熬了一会才算是带着浓重的困意睡了过去。

就连睡梦之中都是幻想的大婚以及和海山之后在公主府的婚后生活呢。

次日一大清早,宫里便开始忙活、准备。

虽然太子爷和玉舒公主的大婚是在黄昏举行的,那他们也得提前准备好一切啊。

这一日的昭庆帝和宸元皇后都换上了最奢华、重工的龙袍凤袍,早早的坐在养心殿内等待着佑宣和海山的到来。

就连平日里一直养在城外行宫,将近七十岁的敦仁圣母皇太后沈千绵都被接回宫中了。

一头雪白的头发,即便是思绪有些不清楚了。

还是保持着皇家的威严。

第 八十八 集完

未完待续

妃姐ps:双胞胎兄妹,同一天结婚,想想就喜庆

各位主子,请将妃子坊标星,多点赞!

copyright © 2024 powered by 窑炉游戏网   sitemap